無我夢中。

高桂/ 雪月花


似乎是屬於冬天…不,也許該說是只有冬天才能這麼做吧,在緣廊上看著雪發呆這件事。

常常無意中,就這麼坐在同樣的紫色椅墊上,把腳給伸到廊外然後保持不會碰到冰冷雪地的距離,將視線鎖定一片雪花,看著它飄蕩、飄蕩,最後和雪白的地融為一片,持續重複。


高桂/過分直率


『高杉,我很討厭你。以前和現在都是。』
『但我還是把你當作夥伴。』


──你還真的是完全沒變啊,假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