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我夢中。

ぼくこの/Sunset Sunrise



◎排球only無料公開。




  ──欸、我們一起去爬富士山吧?

  記得是上上個月,從社團引退的三年級們各自忙完大學入學考試和就活,開始度過等畢業的空窗期。木兔在他們幾個難得到齊回到社團露臉,卻被現任社長以別讓隊員過度訓練為由準時打發走,只好到家庭餐廳用晚餐時天外飛來一筆。

  本來還因為被赤葦冷淡拒絕而沮喪地撐著下巴咬著汽水吸管的木兔,不知道是哪根神經不對突然提出這個點子。不只是自己,一旁的小見和猿杙聽了也停下咬薯條和划手機的動作,還在用餐的鷲尾也放下手中的刀叉,體貼地幫木兔把歪斜的玻璃杯扶正。

  欸我們去爬山啦,好不好?去看日出!那個叫什麼啊、御、御……。見所有人的視線都集中到自己身上,木兔顯得更加興奮,但當他開始在那裡御個半天御不出個所以然時,疑惑的三人也都回過頭去忙自己的事了。

  是御來光。木葉忍不住吐槽,同時覺得他們不愧是相處三年擁有絕佳信任與默契的梟谷學園排球隊,連聊天時誰該接話都分配得好好的。

  對啦,御來光!反正你們最近也都沒事吧,找一天一起去享受青春啊!木兔依然興高采烈,看著他精神的模樣,即使心底有多麼無奈也會忍不住露出笑容。再看看吧,得先喬個大家都有空的時間出來呀,小見說,一旁的猿杙則迅速在群組裡建了共用日曆。也太有效率了吧,木葉吃驚地滑開手機通知,看著最近換了新潮圓框眼鏡的友人,覺得對方上大學後肯定很不得了。

  然而最後時間還是喬不攏,當然也不敢貿然挑戰彈丸登山,所以他們放棄了富士山攻頂之旅,選了一天晚上帶著消夜到附近的低山去。

  雖然不是特別高的山,標高也有三百多公尺。提著便利商店的塑膠袋,木葉把羽絨外套的拉鍊拉到最上面,雙手也放到口袋裡。接近初春的夜晚還是冷得讓人直發抖,聽負責搜尋地點的小見說這裡也是有名的約會勝地,但這種天氣果然沒有任何情侶上山,只有憑著氣勢跑來受寒受凍的高中生。

  木葉其實很怕冷,即使走觀光步道上來時身體有暖一些,到達山頂時還是被寒風吹得很厭世。真不懂為什麼要大半夜跑來這裡,明明在溫暖的被窩裡好好睡一覺,又能平安無事地迎接普通的一天──然而畢業在即,就連這樣平凡的日子也進入倒數階段,木兔口中那些破天荒的發言,總有一天也會變成令人懷念的回憶吧。

  想著想著不小心就難過起來。木葉眨眨不曉得是被風吹還是其他原因而變得刺痛的眼睛,縮著身子站在瞭望台後方,看著其他人吵吵鬧鬧地倚著扶手往下望。從這裡看下去不知道會是什麼樣子,他想,然後就聽見木兔大嗓門地說著哈哈一片黑根本什麼都看不到嘛!

  對啊,即使在黑暗中對方的聲音還是那麼響亮,就算用手把耳朵塞住也沒有用。差不多了,木葉,鷲尾回過頭來望著他像在這麼說。木葉點點頭,確認手機屏幕上的時間。四點五十,太陽就要升起了。

  然而在木葉起步之前木兔卻轉頭看了過來,然後咚咚咚地跑到面前,帶著那燦爛得有些欠揍的笑容把一個溫暖的東西塞到他的手中。

  「糟糕差點就忘了。木葉,這個給你!」

  是暖暖包。似乎一直被放在木兔的外套口袋裡所以燙得嚇人,木葉沒有戴手套,伸手接住時還反射性縮了一下,最後才小心翼翼地用指尖捏住。

  「很燙欸蠢蛋,小心一點啦。」

  「嘿嘿,抱歉啦。」

  木兔笑著說,然後地平線從他的肩後開始一點一點亮起。牛奶般的白、荷包蛋般的黃,融在一起變成光的顏色,早晨的顏色。木葉看著木兔,覺得有什麼東西好像要從喉嚨裡衝出來。

  「欸、木兔,那個啊」

  「蛤?太小聲了我聽不到,再說一次?」

  木兔的大嗓門在耳邊響起,如鬧鐘般叫醒了木葉。

  「……沒啦,只是想說你錯過日出的瞬間了。笨──蛋。」

  木葉拉長語尾,然後哈哈哈地笑起來。木兔震驚的表情、小見高舉招呼的雙手、猿杙開懷的笑臉、鷲尾嘴角的弧,全都和山頂上的朝陽一起深深地印在他的腦海裡。

  這是高中三年中最鮮豔也最真實的夢。










FIN.




Pos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

trackbackURL:http://yuzuki1006918.blog.fc2.com/tb.php/168-c21c84f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