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我夢中。

帝幻/○○の延長線




  欸,你之前說的那個寫好了嗎?

  你指的是?

  以我為主角的小說。





  帝統比想像中還要在意小說的事,讓幻太郎有些驚訝。

  自從主動跟帝統提起過後,偶爾對方會在被自己的話術耍得團團轉而氣惱地大吼後的短暫沉默,像是沒事一樣地向他詢問稿子的進度。本來以為話題早已結束,卻又在最後被回馬槍刺中核心,幻太郎一開始還會因此小小慌了手腳,習慣後倒是會多做準備,好在帝統問起時用不曾重複過的謊言當作回答。

  當然帝統不是每一次都會問,幻太郎知道這都是看對方的心情而定。說到底以賭博為生視賭博為命的帝統,凡事依靠的都是直覺,當然也有靠著頭腦取勝的賭博,但幻太郎十分確定帝統不是這類型的賭徒,也做不到,不然他不會連自己一開始來不及藏起的慌張都沒發現。

  帝統為什麼那麼在意小說的原因,幻太郎不太明白。雖然能想到因為很酷很炫之類的簡單理由,卻又似乎不只如此。帝統看起來不是個喜歡閱讀的人,其實意外地有文學知識,本人的說法是輸到沒錢可賭而在公園閒得發慌時,會到附近的舊書攤拿幾本書來打發時間。帝統閱讀的類型很廣泛,從中得取的知識也很駁雜,當然他在認識幻太郎之前就讀過了他的小說。幻太郎不知道帝統對自己的小說有什麼評價,而且對帝統來說,閱讀只是打發時間的工具,連興趣都稱不上,所以或許連喜不喜歡一本書之類的事都沒有想過。正因為如此,當帝統主動問起小說寫得如何,幻太郎才會那麼驚訝。

  想要寫以帝統為主角的小說這件事,並不是謊話。幻太郎至今寫過很多類型的小說,雖然會進行一定程度的資料蒐集,但大部分都是空想而出的故事。將主角的行動套上帝統平日的言行並不難,幻太郎也實際寫了幾章,但在寫的過程中,漸漸不懂自己到底想從這個故事中成就什麼、理解什麼,或是得到什麼。

  寫作的最初目的是為了讓友人開心,但對現在的幻太郎來說,下筆這件事已經有了更深層且複雜的意義。反之,帝統則和自己完全不一樣。他是秉持著單一信念,雖然跌跌撞撞又常常經歷生死難關,卻也坦然地活到現在的人。就像帝統對自己的看法一樣,幻太郎覺得帝統是個怪人,即使理解對方的行為卻始終無法認同。因為無法認同,在書寫時即使能憑藉推測與想像寫出像是帝統的言行,但那些是真的嗎?以真實的人為題材寫出的小說,重量竟是如此輕薄,幻太郎第一次發現這件事,然後感到全身發冷。

  但是他沒辦法停止動筆,就像帝統即使輸到只剩一條內褲仍無法放棄賭博一樣。寫得滿滿的幾十張稿紙就這樣被幻太郎塞進檀木書桌的最下層,原稿的厚度一天天增加,但他從未重複閱讀內容,也沒有修改或潤飾過,就只是寫完了之後堆疊起來,像收集認識帝統以後的所有記憶,將他們實體化,佔據書房的其中一個角落。

  每當帝統向他開口問起:寫好了嗎?完成後一定要給我看喔。他的回答始終都是:還沒呢,小生有別的作品想寫,我會記得先給你看過的。

  而這篇小說或許永遠都無法完成了。幻太郎有模糊的預感。這並非出自於自己的能力不足,而是要將如此真實地活在世界中的帝統寫入謊話連篇的小說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不過,這也不是全然的失敗。經由帝統的幫助,幻太郎成就了至今說出最盛大且諷刺的謊言。




  還沒好喔,什麼時候會完成啊?

  其實已經寫好了喔,今天晚上要來我家看看嗎?

  真假?!天啊超期待的。順便一起吃飯吧,不過我沒有錢所以麻煩你請客!

  好啊。

  太好啦!你今天怎麼突然人那麼好啊幻太郎,真不愧是我的親友......

  騙你的。

  什麼?等等,到底哪裡到哪裡是騙人的我搞不清楚啦!




  誰知道呢。幻太郎看著煩躁地抓著頭髮的帝統,笑彎了眼。







FIN.




Pos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

trackbackURL:http://yuzuki1006918.blog.fc2.com/tb.php/170-aecdb0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