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我夢中。

【ニコ衍伸】ハジメマショウ先生



◎劇情內容與歌詞衍伸→イノコリ先生/HoneyWorks feat.flower

◎大概是老師 x 春輝君。強烈建議先聽過イノコリ先生並了解歌曲內容後再閱讀。

◎我流解釋及拆初戀繪本CP(春暉與美櫻)注意,真的都沒問題的話請往下(###







粉筆在黑板上嘎吱嘎吱地留下明黃色的凹曲痕跡,在那些痕跡組合成最後一個字樣的同時,從廣播器傳來了下課的鈴聲。

放下粉筆,你拍了拍沾上白衣袖口的殘灰,轉身過後率先迎上的是那雙漂亮的金棕色眼瞳。

視線直直地朝你投射過來,連同皺得死緊的眉一起,毫不保留地傳遞著厭惡與不滿,純度幾乎要接近百分之百。

直率過活的小鬼真令人羨慕啊。你自嘲般地想著,把雙手倚靠在講台兩旁,用著平板的語調說出了已成慣例的台詞。



「大家,喜不喜歡老師呢──?」




在『是』與『喜歡』的人語吵雜之中,沒有任何動作,只露出了些許厭煩表情的人格外突出。

啊啊、看來是被徹底討厭了呢。

你感到有趣地勾起了唇角,想也沒想便道出下一句話。




「沒有舉手的人,放學後要留下來喔。」












時針指向數字五,空無一人的教室在天已半暗的情況下更顯冷清,你將忘了帶走的萬葉集與其他備課資料整齊疊放在一起,在眼神掃過左邊數來第二排倒數第三個位置時,才想起上午時自己說過的話。

雖然那句課後輔導令有大半都只是玩笑話,但就算是真的,那傢伙也不會真的留下來吧,畢竟是那麼拼命地用著飽含討厭情緒的眼神瞪著自己啊,像小孩子一樣。



別小看我啊!腦海中響起了對方惡狠狠的反擊。



事實上你真的從來沒有輕視他的念頭,只不過在面對像被激怒的貓一般張牙舞爪的反應時,忍不住想繼續捉弄下去而已。

直到他對你露出表示『不跟你這種人一般見識』的吐舌表情,你才開始覺得不明白,不明白他為什麼能夠如此誠實又坦率地對他人表達所有情緒。

對自己的厭惡也好,對朋友露出的笑容也好,全部全部,都是你所做不到的,你曾經能夠但已經做不到的。




夕陽已完全西沉,沒開燈的教室陷入一片寂靜的黑,你忽然間想起了,其實並不是那麼想要想起的,那段如夢魘般令頭腦發疼、喉嚨乾澀,眼眶卻濕潤的記憶。

那天的天空特別透明,陽光在水波上照耀反射的光,像他、也像對你來說無比重要的那個人唇邊的笑容。

但你最後的記憶,卻只停留在伸出時沒能抓住任何事物的手,與耳邊放肆猖狂的兇猛海潮聲。

而後你再也觸不得那抹微笑中無與倫比的溫暖,卻看著當初只是個小鬼的他漸漸長大,與你記憶中的那個人的樣子,相互重疊、甚至融合。

在成為正式教師的那一天,再度見到他的你甚至以為又回到了那些斑駁不已的過去,在嘴角都要忍不住勾起地當下,卻在下一秒發現根本不是這樣。

他們是不同的,而你卻是一樣的。一樣停在過去中,捨不得離現實更近一些。

多麼可笑。你看著他上一秒對你以再直率不過的眼神表達煩躁,下一秒又與朋友勾肩搭背的一同踏上回家的路。




他的身旁有許許多多的人,你的身邊也有過許許多多的人。

他在那些人的身邊毫不保留地歡笑,你在那些人一個一個消失之後,忘記該怎麼發自內心的微笑。




不過啊,因為是大人了,所以必須學著保持適當的距離。你對自己這麼說。跟陌生人、同事、學生、朋友、或是戀人,都應該如此。

但是你真的能夠理解嗎,成為大人的理由、擅自拉開距離的理由,向著所有認為重要的人後退兩步、三步,或者十步,就能夠保護他們嗎?就能夠保護自己嗎?




像力氣被一點一滴抽光似的,從手指開始發冷的感覺,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經歷過了。你以微微顫抖的右手使勁地抓住左手臂,過強的力道使白袖上出現幾條不自然的深刻皺褶,卻怎麼也止不住胸口偏左處緊縮引起的作嘔感。





其實你只是不想要受到傷害而已啊。













「既然在的話幹嘛不開燈啊。」


突然亮起的白熾光讓你覺得刺眼,瞇著還未適應的雙眼順著聲音的來向看過去,有些驚訝地對上他微皺的眉與透露著些微不滿的瞳。



「…還沒回家啊,春輝君。」

「有部活啦!……而且、那個啊,叫我留下來的不是你嗎?!」



在他用著不耐煩的語氣回覆你時,你趁機深了口氣,找回平時在他面前那副事不關己的表情,與無可厚非的說話態度。

即便對方的回答中有著許多的漏洞,比方印象中你記得他是回家部,比方就算支援社團也不太可能待到晚上快六點,但你也已不想再戳破,只是話語的後半句卻讓你不得不將視線正式轉向他。

因突如其來被你直視而感到不自在的眼神迴避了幾秒,卻又馬上正面迎擊,其中包含的是那些你始終不懂的直接與坦率。完全沒有隱密之處的好惡表達。



「…沒想到你居然認真了啊。想也知道只是隨便說說吧,那個。」

「蛤?」



他臉上的詫異讓你覺得有趣,於是你稍微俯下身拉近兩人的距離,在他愣愣地發現你們已接近到能看清對方眼中映出的自己時,伸出拇指及中指,啪、地往他的額頭上彈了一下。



「你這種凡事都認真的個性,會讓人想騙來玩玩看的啊,雖然我並不討厭就是了。」

「…啊、是嗎。」



在你還在為嗅出他話語中難得夾帶的『真正』怒意而感到驚訝時,便已被先發制人。領口被用力地往上提抓,力道雖不至於大的令你腳步不穩,眼前迎上的他的視線卻足以使你動搖。





「我最討厭的、就是你這副面無表情、看起來什麼都沒在想的死樣子!從以前就一直、一直把我當成小鬼看待,雖然這點我也很氣,但這就算了、至少跟個有反應的傢伙吵架還比較有意義。但現在是怎樣?自以為假裝無所事事就沒有人會發現了嗎?我就發現了啊混帳!每堂課的最後都問那什麼鬼問題,自己都不認同自己問再多遍是有什麼用啊!」



「已經說過那不是你的錯了,你還想介意那也是你的事情,但逞強的功夫也給我練強一點啊!這樣漏洞百出的看了很難受知不知道!」



「這和我們是師生關係還是朋友舊識什麼的一點關係也沒有,我就是看不慣你那種樣子,要笑就給我好好笑出來啊可惡!」







被扯著的領子一瞬間鬆了開來,你看著方才對你吼出一整段話而感到有些疲累,小小喘著卻仍瞪著你看的他,才發現自己從剛才開始連一句反駁的話語都來不及說出口,便被強迫似地接受了對方的情感傳達。


那是很單純卻有些彆扭的,為自己感到擔心而煩躁的感情。和他一樣,和那個人一樣,是再熟悉不過的率直。

你無法否認你對過去抱持著留戀,因為那是你最為珍貴的、和那些人相遇交錯的每一個剎那,你甚至想念那人在自己身旁的笑聲和溫度,但是這些幾千年來都不曾被挽留過、停止過,只會不斷不斷地往上加乘,直到你成為一個想成為或是不想成為的人。



現在的自己,是你理想中的自己了嗎。不、不是的。你聽見自己那麼說。

眼前矮了自己快一個頭的少年用著有些拼命的眼神看著你,像是在猶豫自己方才說出的話語是否能完整告訴你他想訴說的感情,卻又有著一定程度的自信,相信絕對能夠使裡了解,那些字句裡頭的意義。



就像是、你所憧憬的人那樣。





「坦率過頭的小鬼真令人羨慕。」

你這麼說著,伸手撫上他與眼睛同樣色系的褐色髮絲,而後用力搔亂。

「小鬼小鬼的叫煩死了,還有不要隨便碰我!」

手被反抗地甩開,他皺著眉一臉不滿的看向你,接著像是隱忍許久終於放鬆下來那般露出了笑容。




「你也是能普通地笑著的嘛。」和以前一樣。

「…是啊,我笑起來可比你這小鬼有魅力多了。」

「什麼?!你果然還是想找我吵架對吧!」





無視對方炸毛般的語句,你有些可惜地想著要是能把剛剛他對你露出的笑容先拍下來就好了,一邊握緊了右手心,第一次感覺到那樣渴望重要事物的熱度並非襲人的灼熱,而是和煦的暖度。











FIN.





春輝君那一大段引號我寫的好爽(何

總之很喜歡很喜歡這首歌,不管是詞曲還是編曲還是歌曲的故事,喜歡把吉他solo剪下來當手機鈴聲後被同學說也太吵qwq

但依然不減我對老師和春輝君的愛!!看看不知為何寫到兩千多字就知道了!!!(#











Comment

悠久。 says... "Re: 沒有輸入標題"
> 這個故事好棒啊>A<
>
> 看了你的文章後徹底沉入這CP(###
>
> 第一次聽就愛上這首歌了說>///<

謝謝你///
當初覺得這首歌的歌詞和意境都很棒所以一個腦子熱就寫了,能讓你喜歡真是太好了!!老師好帥啊www


2014.11.20 11:51 | URL | #- [edit]
冰夜 says... ""
這個故事好棒啊>A<

看了你的文章後徹底沉入這CP(###

第一次聽就愛上這首歌了說>///<
2014.11.20 00:11 | URL | #- [edit]

Pos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

trackbackURL:http://yuzuki1006918.blog.fc2.com/tb.php/50-35b50a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