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我夢中。

兔赤/不平凡日常


◎ハイキュー!! 二創。木兔光太郎 x 赤葦京治

◎大概是R15。我很努力了←

◎自然而然就開始的交往關係。因為從來沒有說出戀愛啊喜歡之類的話語所以赤葦君很在意,但木兔前輩無自覺←






手臂環上對方的頸項同時,原先只是舔吻著的舌帶著無法預想的高熱探了進來。

稍不注意一聲壓抑的低吟便從喉間溢出,直擊雙方的耳膜。這樣一瞬間的失去防備讓赤葦感到些許的焦躁,在唇舌稍稍分離吸取氧氣時偏頭躲避緊接而來的攻勢,雙手也從那擁抱起來意外舒服的厚實肩膀往下,半退卻地推著木兔的手臂。

正想開口說些什麼,微啟的唇卻又再次被深深吻住,而好不容易抓回的理智就這麼被近乎本能的行動給輕易擊潰。


在這之前,明明不會做出這種事情的。


稱不上是溫柔,只是單純地索求什麼那樣急切的深吻,對方總是這樣野蠻又不經思考地朝自己暴衝過來,好像不管怎麼樣自己都會全盤接受一樣。那些兩人其實也不算特別要好、只不過是社團前後輩的關係這種應該要考慮到的相處界線,全都無所謂似地被遠遠拋在腦後。

於是在現實的逼迫之下,與其說是磨出了耐性,赤葦覺得自己的行為更接近妥協。關起耳朵,阻斷思考,不去想木兔特別愛纏著自己的原因,不去想讓對方做出這種行動的是否只有自己一個人而已之類的蠢問題,這樣就能以同樣空洞的心情去應付對方那肯定什麼都沒在想,抓起來搖一搖的話還會發出摳搂摳搂聲音的空洞腦袋。

就像現在,不知道是受了什麼刺激,木兔的吻越發侵略了起來。每一次舌尖相觸交纏時引起的微小電流麻癢的讓他忍不住顫抖,腰也漸漸使不上力氣,因為不甘心而築起的防衛正被一一擊破。

儘管接吻的感覺很好,但只要稍微意識到對方於此刻展現出的強烈獨佔欲有九成是出自於無自覺,就會覺得莫名的火大。

這麼想著就分心了一瞬,而木兔卻抓住了這個破綻重重地舔過他的上顎後再輕輕吮吻舌尖,弱點被直接掀開侵犯,赤葦來不及抵擋突然由後脊竄上的刺激,『啊、』的聲音從唇間洩出,靠著牆的身子也不穩的下滑,腰卻在這時被木兔給單手攬住後往懷中拉近,在確認赤葦重新站穩了之後一邊輕輕吻著,一邊有意無意地以摟住腰的手輕撫著他的側腹,左腿也故意抵在雙腿之間,在吻過唇瓣時給予不輕不重的刺激。



這個白癡。



在木兔不安分地開始往頸項進攻時,赤葦試著緩過越發紊亂的喘息,邊在腦中重複第N遍木兔光太郎這個人的定義。

接近後頸處被輕輕吮吻咬過的感覺逐漸清晰起來,再這樣下去自己的處境就不妙了。於是在吸足了微冷的氧氣之後,赤葦忍住發顫的麻癢感,使盡力氣朝木兔的右腿狠狠地踢了過去。

「...!!!˙#%#@赤葦你做什、」

「木兔前輩是笨蛋嗎?果然是笨蛋吧。在學校還想得寸進尺什麼的,的確是笨蛋會有的想法。」

「居然說了三次笨蛋!!好過分!!」

痛的重心不穩往後倒的木兔在聽見赤葦語氣平板但充滿了惡意的話語後立刻露出了身心受創的表情,轉過身扶著牆準備開始進入低落模式時,卻奇怪沒聽見應該要出現的安撫話語。

回過頭用眼角查看,才發現靠著牆壁的赤葦移開了視線,大概被吻腫了的唇和泛紅的臉頰都被手背給遮掉大半,像是拼命想保持平時冷靜自持的模樣卻又無法馬上恢復而感到煩躁那樣,緊緊握起了拳頭。

「吶、對不起啦。」

木兔沒有多想,上前把赤葦攬入懷中抱住,粗糙厚實的手一下一下撫著那有些捲曲但觸感柔順的黑髮,嘴裡說著撒嬌般的道歉話語。

通常只要這麼做,赤葦在念了幾句之後都會原諒自己,所以他也這麼乘勢而為了好幾次。雖然看起來是很過分沒有錯,但木兔知道自己的麻煩性格總在無意間做出令赤葦無語的蠢事,所以比起反省過錯,更要緊的是先讓不知從何開始負責處理善後的赤葦消氣。

因為赤葦對自己來說是很重要的二傳手、很重要的後輩、以及很重要的存在。

「木兔前輩真的知道事情的問題點在哪嗎?在學校的隱密樓梯間裡兩個身高超過180的男生在擁吻,傳出去可不是什麼好聽的新聞。」

「唉我知道了嘛,所以說對不起、赤葦。」

感受到對方的手也慢慢環住了自己的背,木兔將頭靠在赤葦的肩上露出開心的笑容,隨即像是想到什麼般把擁抱的手放開,接著抓住赤葦的肩膀用興奮的語調開口。

「話說回來,我很帥吧?」

「您是指什麼?」

「剛剛的體育課啊,你看到了吧?! 我進了三球!! 雖然不是排球而是足球,但能得分還是很厲害對吧?!!」

「...很抱歉我沒有看到。」

「欸、別騙人了,你的教室是三樓吧,我明明從後面數來第二個窗戶看到你了!!」

「是那個位置沒有錯,但我和木兔前輩不同,上課時都是很認真聽講的。」

「...至少下次有機會看一下嘛,能看到和平常不一樣的隊長帥氣的一面不是很好嗎?!」

「平常社團已經看太多了所以還是免了。」

「唔、!! ...可惡,赤葦你今天講話特別衝耶,虧我還想說偷偷看我上課的赤葦實在是好可愛啊──所以一下課就跑來找你了耶...」

「請別做無謂的妄想。另外上課鐘已經響了,木兔前輩請快回教室去吧。」

赤葦說完後便推開了趴在自己身上的木兔,轉身往自己教室的方向走了出去。



雖然連足球都很上手的木兔前輩很令人意外,但果然不是排球的話、不是擔任二傳手的我傳球給他扣殺的話,就沒有意義了。



聽著後方吵鬧的叫喊與越來越接近的腳步聲,赤葦一邊感到被在乎著而放心的同時,卻也忍不住想著會這麼覺得得自己,肯定是哪裡的感情迴路被那個直線條本能笨蛋前輩給同化了吧。







FIN.













赤葦君hshs。(#










Comment

悠久。 says... "Re: 沒有輸入標題"
> 寫的超讚的!!!我也喜歡赤葦>////<

謝謝你的回應!!!第一次看到有留言我嚇到了突然忘記怎麼發回復(#
我也喜歡赤葦啊啊啊想要每天都看著赤葦望著木兔光太郎的視線這樣我就滿足了(誰懂
2014.07.29 16:14 | URL | #- [edit]
cat says... ""
寫的超讚的!!!我也喜歡赤葦>////<
2014.07.27 22:00 | URL | #- [edit]

Pos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

trackbackURL:http://yuzuki1006918.blog.fc2.com/tb.php/53-1da24ec3